cutecore0626

牙医记 中(楼诚现代AU 短篇 )

二、春去秋来,他们.....


明诚觉得,明楼不算是个好病人。


当然,高昂的治疗费他从不杀价也不拖欠,这点明诚很满意。但这个人,不太会照顾自己啊....


开给他的药,不是都忘了吃就是回诊时间还没到就吃光光;要他多吃一些含维他命C的天然食物,他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交待他不要吃硬的黏的食物,他点头说好,一副乖巧的模样,但偶尔问他昨天吃了什么,他又开开心心的说,红烧排骨、牛排、青团子、桂花汤圆,明诚简直要昏倒。


一直到有一次,明楼连改了三次回诊时间,好不容易出现时,下排牙齿整排矫正器都掉了,而且因为回诊时间拖太久,没有即时补上,有点拉好的牙齿又跑掉了。明诚问他矫正器掉多久了?他还一副苦苦思索答不上来的样子。


明诚真的生气了,他对明楼说,你如果不想矫正就不要做了,在这个诊所里,我还是说了算的!说完不够,还当著明楼的面,拉掉口罩,碰的一声甩上诊所的门,自己走掉。


他越想越气,这个人这么不爱惜自己,我心疼他干嘛?他怒气冲冲的拿起手机,打给梁仲春:去跟你老板说,另请高明吧,我不要再看他了!当然,缴过的诊疗费,我是一毛都不会退的!说完也不等梁仲春回个什么,就掛上电话。他觉得余怒未消,干脆站在路边抽起烟。


一根烟没抽完,就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窣窣的声音。回头一看,明楼委委屈屈的站在那里,一副想说话又怕被骂的样子。


明诚翻个白眼,冲著明楼说,有事你就说事!


明楼要他不要生气。小心翼翼的解释自己这几天真的太忙,也不是不关心自己的牙齿,但自己领著团队往前冲,许多人都靠他吃饭,能想起自己的事时都是半夜了,不方便打扰医生,只想着赶快把事情做完赶快回来治疗…….


明诚一股脑的把平常对他的不满都说了出来。


明楼露出一丝苦笑,跟明诚解释,家里父母早就不在了,姐姐弟弟都在国外很少回来,自己工作忙,孤家寡人住在外面,也不方便请人贴身照顾,饮食这种事过的去就好,怎么顾的上那么多枝枝节节。


明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因为那天的阳光太和煦,也可能是因为明楼看起来真的很疲倦,还对着他露出那么讨好的表情,他居然瞬间就心软了。一开口,他要明楼以后晚上都来他这里吃饭,诊所后面有个小厨房,自己每天都会煮饭,厨艺也还行,他会替明楼準备适当又营养的食物。干脆,早餐中午还有药也帮明楼按时準备好吧,明楼忙不方便过来拿,就叫梁仲春来拿好了。


明楼刚把腹诽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转化成有礼貌的这怎么好意思呢说出口,明诚就恶狠狠的撂下一句,不许跟我犟。明楼瞬间就怂了,只得乖乖答应。


明诚点头满意,带着明楼回诊所继续治疗。



明楼觉得,明诚是个好医生,就是脾气有点大。


就拿那次他大发脾气的事情来说吧,自己连日奔波,几天之内搭了好几次飞机几乎绕了地球一圈,项目没有成,他已经又累又烦了,这个医生,还这么得理不饶人的,自己也是很委屈。医生比花钱的病人脾气还大就算了,还甩门而去把病人留在诊所里,这日子还要过吗?但想了想,他自知理亏,只好拿起手机,拨了梁仲春的号码。


这厢,梁仲春才刚没头没脑的被明诚骂了一顿后掛电话,耳朵还在疼;那厢,明楼就打来了,问他要怎么办?


祖宗啊,你们可以放过我吗?梁仲春心里苦,但不敢跟老板抱怨,他期期艾艾的说,明诚一向,吃软不吃硬,不然,您去撒个娇?匡郎一声,梁仲春一分钟之内第二次被掛了电话。


好在,结果是好的。也是那天,明楼第一次看到他脱掉口罩的样子,跟自己想像的完全一样,瘦削、英挺、又俊又美、整张脸庞挑不出一丝缺点。可惜只看了一眼他就甩门而出了,真是看不够。好在,之后有那么多那么多机会可以看。


每天晚上,不管工作再忙,他都会準时出现在明诚的小厨房里。明诚的厨艺比他想的好上千百倍,跟明诚吃饭聊天也很快乐,可是他知道这些都不是他来这里的真正理由。


他真正想要的是,接近明诚、瞭解明诚、甚至,有一天能走进明诚的心里。


那天明诚饭后喝了点红酒,突然问他,怎么32岁了才来矫正牙齿?明总经理可不要跟我说是因为钱没存够这种理由啊。


明楼说,是姐姐让他来的。姐姐觉得他都32岁了,还找不到另一半,一定是因为牙齿的原因,脸已经长那么严肃了,笑起来还鬼哭神号的,谁敢跟他在一起啊?所以要把牙齿矫正好,那个人出现了,才不会被吓跑。


明诚听了就盒盒盒盒的大笑起来,他拍著明楼的肩膀,跟他说,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也爱上你的。


明楼凝视著他,很想告诉他,我不要他爱上我,我只要你爱我就好。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