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ore0626

血色山庄(五)

血色山庄(楼诚现代AU) 

所有背景、地名、科学名词,都是我脑洞的,请不要深究。只有楼诚的血肉是真的、只有对楼诚的爱是真的。


***少年楼春預警,曾经真的心动过。


***微量楼春预警。但保证大哥不渣阿诚不委屈,两个都是顶天立地的铮铮男儿。


(五)我在萤火虫照亮的幽暗道路上


阿诚在花园里摆好桌椅,端上红茶蛋糕,请明家三姐弟落座,自己站在明楼身后。


「明董事长、先生、小少爷,请喝茶。」


明台最会察颜观色,他看看明楼、看看明镜、看看阿诚,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转了好几圈,然后对着阿诚说:「什么小少爷,叫我明台就好,我就叫你阿诚哥吧。」


「对对对,明台说的对。」明镜马上跟进:「我都听见你叫明楼大哥了,既然你叫他大哥,那就叫我一声大姐吧,我们明家早就不讲身分阶级这一套啦。」


明诚笑笑应了。


明楼看着他们演完这出,内心腹诽大姐小弟,你们可以演的再不像一点没关系。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抿著唇啜了一口红茶。


明台坐不住,亲亲热热的拉着阿诚去打羽球。


他们走之后,明镜倾身靠近明楼,压低声音说:「明楼啊,明台他呢,想在你这里举办婚礼。」


明楼明显不悅,但明镜很快的以明台心里就是惦记着你这位大哥,他可以不要请朋友同学亲戚但一定要大哥参加婚礼为由,说服了明楼。


阿诚明台回来时,明镜已经把婚礼的流程和时间细节都订下来了。曼丽本是个孤儿,所以其他宾客决定只邀请明堂哥一家人,需要的人手都会从主宅派来,务必把明楼的不适降到最低。


婚礼就在两周后,阿诚也不可幸免的,投入忙乱的準备工作中。每天一架又一架的直升机,在山庄起起降降。


婚礼当天,当明台把戒指套在曼丽手上时,明镜笑得在泪中开出玫瑰。父母去世后,她一手带大这个幼弟,如今,他也要在自己的森林种下第一棵种子了。


夜晚,山庄的后院被蜡烛和灯光照亮,鲜花处处,婚礼虽小,但精致华丽。明家人围着明台起哄,气氛正在热烈时,门被哗啦一声推开。


一个漂亮的女人闯了进来,她五官细致、妆容豔丽,穿着缀著蕾丝的白色洋装,但明显喝醉了,全身带着一种拋却理智豁出去的狂热,她看着突然沈默下来的明家一家人,冷冷的开口:


「怎么,明夫人你们都不认识了?」


阿诚拿眼角余光看向明楼,他的脸藏在烛光的阴影中,摇摇晃晃、明明灭灭。


女人气势如虹的朝明楼的方向跨进一大步,明镜马上在脸上堆上笑容迎上去牵她的手:「曼春啊,姐姐跟妳说.....」


话还没说完,女人就甩开她恨恨的说:「我不是来找妳的!」


阿诚下意识的往前一步护在明楼前面,挡住女人。


女人不屑一顾的眼神从他身上脸上瞟过去,正预备也让他滚开时,突的又收回视线,仔细的打量他:


「你是,阿诚?」








***这个故事里汪家和明家没有家族恩怨杀父之仇。有的只是一个一生深爱不到,求之不得的傻女人而已。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