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ore0626

血色山庄(四)

血色山庄(楼诚现代AU) 

所有背景、地名、科学名词,都是我脑洞的,请不要深究。只有楼诚的血肉是真的、只有我对楼诚的爱是真的。


(四)我在盛开玫瑰的荊棘中


阿诚在画画,他很久很久,没有这种迫切的想画出什么的渴望。


明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画布旁边,他看着看着,忍不住出口点评:「颜色和光线调得还不错,就是这层次感稍微差了点。」


「我就是想弱化空间,突出色彩。」


「不谦虚。」明楼语气里藏不住的笑意,让阿诚从画布里抬起头来——


抬头一看,才发现:「啊,已经这么晚了。先生抱歉,我现在就去準备晚餐。」


「阿诚啊,」明楼的语气带点不自然,可能是因为他很久没这样和別人说话了:「这屋子里就我们俩个,你呢,也不要再先生先生的叫了,你以后,就叫我....嗯.....就叫我大哥吧。」


阿诚惊讶的眼神和明楼对视很久,慢慢的,他眼中浮起星星点点的亮光,似是带着喜悅似是带着委屈,好似他等待这一刻,已等了生生世世。


「好的,大哥。」


晚饭后阿诚回到书房致力於完成画作。明楼倒了杯香槟在旁边看着。他看到一栋堡垒,在山林间拔地而起,后方晴空如洗,堡垒血红,姿态如同一只浴火而生的凤凰,骄傲著、盘踞著,随时準备冲破云霄,翱翔於九重。


是的,这就是明氏山庄。当黄昏来临,夕阳笼罩山林时,不知是建筑物材质的原因,还是角度的原因,原本白色的山庄从山下往上看,竟变成火红,如燃烧如泣血。这就是村子里的人叫它血色山庄的原因,这就是那天让阿诚耽误了归程的景象。


「我以为,血色山庄,应该是阴森恐怖令人恐惧的。」明楼淡淡的说。他觉得自己内心的什么好像被阿诚看透了、看穿了。他从来不喜欢这种感觉,他应该筑起更深更坚固的防线在他和阿诚之间才对。但这一刻,他并不想把阿诚推开,如同一个独自旅行很久很久的疲惫旅人,眷恋著一盏温暖的、等待在前方的灯光。


「恐惧害怕,只是因为村子里的人不瞭解罢了。」过去,明氏集团和明楼,对村人来说,只是会在报纸上出现的遥远的人事物。现在,是一个突然的入侵者,买下山林,拒绝出现在他们面前,就算偶一瞥见,也只看的到一张鬼魅般带着面具的阴森容颜,夜里白天飘飘忽忽。


「这幅画,叫什么名字?」


「更上一层楼。」


「你说什么?」


「更上一层楼。」


「试试看。」


「正在试。」阿诚大笑着,收拾画笔离开书房。那晚他留给明楼的,是一句大哥晚安,一屋子回荡不去的笑声,一张明楼不愿意给任何第三个人看见的画。


以及,某种拒绝和隔阂渐渐消失不见。山庄的气氛轻松起来,明楼和阿诚,变得更加默契,带着一丝亲密。


这种氛围连原本只是偶尔打电话过来的明镜都感觉到了。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明楼拒绝和她对话沟通,只愿意透过网路联系处理明氏集团的公务-这就是为什么她一定要在明楼身边放人的原因,管家也好,主宅派人来也好,照顾明楼生活起居还是其次,她最怕的是,明楼有一天会悄无声息的被这座山庄吞噬,再也不出现在任何人面前。


可是明楼不愿意和生人接触,他不想生活在他们害怕又窥伺的眼神之中。主宅里人手本就不多,更別说他们也耐不住山庄里的冰冷寂寞。


好在后来,阿诚来了。他说他愿意到明楼身边当个管家,秘书,厨师,司机,什么都好。本来明镜是不肯的,她觉得这太折煞阿诚的羽翼,恐怕也违背了明楼的本心。但她拗不过阿诚的坚持,也抵抗不了害怕明楼消失的恐惧。


她答应了,把阿诚送到明楼身边。从此,她拨打过去的电话总能得到阿诚妥贴细致的回覆和安慰。他会告诉明镜,先生没有头痛,明董事长您不用担心;先生吃得好睡得好,每天都有散步,最近发现似乎胖了三公斤;先生昨天说想吃桂花酒酿团子,您不用派人(搭直升机)送来,我试着做了一些;先生下午在花园里散步时说,我们来种点牡丹好呢,还是种点玫瑰。


直到有一天,她隔着听筒,听到阿诚回应著什么,他说是的大哥,是明董事长。她知道,时候到了。


她请阿诚去询问明楼,愿不愿意和她通话。电话那端寂静了好久好久,终于,明楼应了。


明镜一度泣不成声,明楼的声音也微微颤抖。平静下来后,明镜发挥她操持一个商业集团,在商场上只要对手露出一丝松懈,她就可以把对方逼到底线的明快绝断作风。她丝毫不浪费时间,跟明楼提出要求说,想去山庄找他......找他.....找他开会。


「最近明氏好多事情啊,我都快应付不过来了。明台是有帮忙,哎可是他还小嘛,才大学刚毕业,怎么忍心让他太忙。明楼啊,外面多少眼睛盯着我们看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些事,除了你我还能跟谁讨论啊。」


「集团的生意我看着呢,哪有什么问题啊,大姐。」


明楼明白的拒绝明镜毫不在意。只要明楼肯接电话、肯跟她对话,她永远有办法治住这个弟弟。


「阿诚在法国制作的那只香水你知道吧,卖的可好呢,我们明家香最近都乏人问津,销售量跌到底啦。你要不想跟我碰面开会也不是不行,要不,你把你的阿诚借我用用。」


「.....................」明楼无奈,「那好吧,大姐,妳想来就来吧。」


即知即行一向是明镜的风格。第二天,她就带着明家最小的弟弟明台,风风火火的,搭著直升机来到山庄。


见到一年不见的弟弟,明镜第一个瞬间就是掉泪。好在那个年轻欢快的幼弟,扑了上来:「大哥大哥,我要和曼丽结婚啦!」







***台丽CP上线。剧情需要,没时间让他们慢慢谈恋爱了,直接送入洞房。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