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ore0626

血色山庄(楼诚现代AU) 


所有背景、地名、科学名词,都是我脑洞的,请不要深究。只有楼诚的血肉是真的、只有对楼诚的爱是真的。

 

(一 )那天 我推开了一扇门


即使早有了心理准备,阿诚在下车踏出无人火车站的那一瞬间,还是傻住了。

因为四周,别说是....人烟稀少,根本就是荒芜一片。眼前连个像样的柏油道路都没有,只有一条夹在杂草中的碎石道路,蜿蜒而上。

阿诚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往前走。之前听说过从车站到山庄大概要走两到三个小时的山路,阿诚不担心自己走不到,他只担心自己动作慢了,没在约好的时间内出现,平白惹怒那位明先生。

走了大概20分钟後,阿诚发现旁边的林子後出现了他下车後遇到的第一间农家。他想了想,前去敲门。

一个中年丶精壮的男人开了门。他怀疑的看着阿诚。

阿诚很有礼貌的开口:「你好,我要去明氏山庄,请问这条路是对的吗?我一直往上走就会到吗?」

男人看向阿诚的表情更加怀疑。阿诚连忙眨眨眼睛,露出一个乖巧讨好的无辜笑容。

男人抬头看看天色,指指院子里的小货车,说:「快天黑了,你一个年轻人在山里行走也不太好,上车吧,我送你过去。」

男人不是个多话的人,他在路上始终没有开口,但阿诚看的出,他很想问点什麽。

阿诚想,跟邻居(虽然是步行距离要两个小时以上的邻居)打好关系也有利於我以後的工作吧,於是他笑咪咪,但似乎又意有所指的开口了:「谢谢你啊这位大哥。要不是你帮了我,我还真怕我迟到了呢。」

男人听他这样说,终於忍不住开口问说:「年轻人,你,你去那间血....,明氏山庄要做什麽啊?」

「我啊」,阿诚假装没有听清他没说出口的那句话,一派天真的回答:「我要去应徵管家的职务。」

男人这下是真的惊讶了,但一时半刻似乎又说不出什麽。车厢继续笼罩在一片沈默中。不久之後,男人在一大片修剪得宜的草坪前停下了车。

不知是何时,车子开出了由碎石子铺成的山间小路?眼前的景色竟是豁然开朗。

草地後方看的到一个伟然耸立的铁制雕花大门。草地中间有条铺整的平平整整的宽阔道路,通往大门。这样走过去,走到大门,大概还要走个十来分钟吧?阿诚有点疑惑的看着男人,送佛送上西,应该不是舍不得多送我这段路吧?

男人面无表情的指指大门,说:「草地这里开始就是明氏的产业了,一般我们不会靠近,你自己走进去吧。」

阿诚道了谢,下了车。深呼吸一口气,迈开大步,走到铁门前。

近看阿诚才发现,明氏山庄,是一栋白色的建筑物。和高耸的大门和围墙相比,建筑物主体占地并不大,也只有两层楼高。

事实上,阿诚觉得,这山庄的设计可以称得上简洁低调了,仿若一块白色的沈稳的石头,在开天辟地之初就静静的沈睡在那里。

阿诚回想起车上那个男人没有说出口的话。既然如此,为什麽,这座山庄会被称为血色山庄呢?

彷佛在回应着他的胡思乱想,这个时候,眼前的大门悄悄的往旁边滑开了一点。

阿诚并不惊疑,他很笃定的,伸手,推开了这扇门。

进来之後印入眼帘的是花园。花园里绿树成荫,草木扶疏,花开的此起彼落没个消停,比阿诚想像的更大丶更精致。

主屋的大门,此时也悄悄的打开了。阿诚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看到站在里面的那个身影,他期待丶追寻了这麽久的那个身影。此时,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和脚步了。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