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ore0626

爱情怎么会有沧桑(三)(谭赵现代)

***结果肾还是沒什么走到。说到底,写的还是两个人面对这样一份感情,不同的态度与不同的爱的方式。


***这是一个关于平凡人的故事。所以私设赵启平是个一般优秀的骨科医生、谭宗明是个一般赚钱的小公司老板。


三、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谭宗明开始常去咖啡馆坐坐,他希望能再遇到赵启平一次。


一天一次、一天两次、一天三次…..好几个月过去,他喝咖啡喝到像一颗行走的大咖啡豆,面色僵硬带黑,身上衣物随时飘散出咖啡的味道。


他这个年龄其实已经不能无节制的摄取咖啡因了。夜晚,过多的咖啡让他睡不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打开市立医院的网站,点出赵启平的名字,看着网页上赵启平的照片--他认出那是赵启平拿到硕士学位的那一天,穿着硕士服,自己替他拍的那张。


他记得那天自己带了一大束花去了赵启平的学校。买花时,他本想送一把最鲜豔的红玫瑰,但不敢,最后选了一把向日葵。他告诉自己,骄傲的迎着太阳生长的向日葵,就是他的赵启平。


他记得,那时看着被师长同学簇拥著的赵启平,他不敢大方的上前说句恭喜。他告诉自己,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不可以让赵启平尴尬。所以他捧著一束向日葵,躲躲藏藏的在树后面等待,他想等到人潮散去,再独自为他的爱人献上祝福。


倒是赵启平先看到他了,把他从树下拉出来,对他露出比向日葵更灿烂的笑容,对他说,你来啦?


是啊,我怎么会缺席呢。他还来不及回答,赵启平的同学先注意到赵启平的表情。同学的目光来回梭巡在他们两人脸上,然后犹犹豫豫的开口,启平,这是你哥哥啊?


是啊,赵启平爽快的回答,然后接了一句,我最爱我哥哥了。说完,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接过他手上的花,开心的笑着。


原来,原来赵启平早在那时就说了爱他。原来,原来始终不敢面对別人眼光的人都是自己、只有自己。谭宗明把脸埋进自己手里,过於清醒的夜晚,站得远了反覆咀嚼回忆,当初看不清楚的那些,原来,原来是这样的样貌。


他压抑住天一亮就冲到医院去找赵启平的冲动,他知道赵启平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工作的,那是他骄傲而神圣的领域,自己不该随意侵犯。算了吧,他想,如果可以再遇到赵启平一次,如果还有机会跟他说说心里的那些话,一天四杯咖啡、一天五杯咖啡,又算的了什么呢?


去咖啡馆的次数多了,跟里面的服务生也脸熟起来。谭宗明好几次想跟服务生打听赵启平的事--那天他熟门熟路的打开员工休息室的门,还大大方方的落锁,他跟这里一定很熟--这是谭宗明的猜测,也是他一直往这里跑的原因。但可能是近乡情怯吧,也可能是怕失去所有希望,每次话到嘴边,他就是问不出口。


直到谭宗明连续一个礼拜每天三不五时进来灌下六、七杯咖啡后,有天有个特別没心没肺的服务生,乐呵呵的跟他说:先生,你好像特別喜欢我们的咖啡?其实我们的调酒也不错啊,下次晚上来试试吧。


调酒?你们不是咖啡店吗?有卖调酒?他问。


是啊。没心没肺的服务生开心的介绍:礼拜五和礼拜六晚上11点开始,我们这里是酒吧喔,什么调酒都有卖,还有歌手驻唱。


哦。谭宗明没什么兴趣,懒懒得回应。


没心没肺的服务生不开心了:先生,我们周末酒吧的气氛真的很好,驻唱的歌手虽然都是业余的,但水準都很高喔,有一位特別特別受欢迎的,还是个医生喔,是我们老板的朋友,特別拜托才请来的…..


后面,服务生还说了什么,谭宗明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他只知道这周末,他一定要过来。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