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ore0626

爱情怎么会有沧桑(二)(谭赵现代)

***尝试一下爽快的走肾。


***这是一个关于平凡人的故事。所以私设赵启平是个一般优秀的骨科医生、谭宗明是个一般赚钱的小公司老板。


二、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认识赵启平那天的事,谭宗明记得很清楚。


那时他30出头,事业正在起飞,他对自己人生的一切都很满意。他觉得自己会赚更多的钱,攀上成功的颠峰,然后,娶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生两个孩子,让老家的父母开心。


没想到就在那天,一切人生的规划、蓝图都改变了。


那不过是个普通的、朋友的聚会,席间有一个医学院的教授。教授喝醉了,不能开车,谭宗明自告奋勇说要送教授回家。一上车,教授却嚷嚷著不要回家,要去研究室。谭宗明拗不过,只好把送他去。


谭宗明到了才惊讶的发现,已经是半夜了,医学院的研究室居然还灯火通明。他扶著教授敲开一间研究室的门,是一个少年开的门--后来他才知道,赵启平的年纪并没有他一开始想的那么小。少年的眼睛从教授移到他身上,一瞬间,灼灼的亮了起来。


回去之后他常想着那个突然燃烧起来的眼神,他忘不了那个眼神、忘不了那个少年挺拔的身影。他找著借口去教授的研究室磨磨蹬蹬,很快的就认识了赵启平。


很快的,他们就在一起了。


后来他问赵启平,是什么时候喜欢自己的?


赵启平咬著下唇笑却不答。他自问自答,说,我知道,是第一眼见面的时候。


赵启平不服气,说,你怎么知道的?


他回答,从你看我的眼神就知道。然后,吻了上去。


彼时的赵启平正是实习医生最后一年,每天也是昏天暗地的忙。他们常常都忙到半夜两、三点才见到面,如果第二天不用上班,两个人就在他那小小的阳台上,交换一罐啤酒、一支烟,以及永远说不完的话。


或者是不说话,互相靠著,交换一个又一个的吻。吻到天亮,才上床去,交换体温和汗水,累极了两个人一起睡到下午,再赶着去最好最贵的餐厅,恣意享受。


生机勃勃的爱情、生机勃勃的两个人。这一路,走着走着就走了三、四年。


他爱赵启平,他也从不吝惜告诉他,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在吻他身体任何一处时。


可是赵启平从不说爱他。


没关系的,说不说都没关系,他想着。因为,总有一天,赵启平会离开他,会离开这样的关系。他觉得自己瞭解赵启平,年轻、骄傲、清澈、纵情於世上美好的一切、人生不愿多担负一些什么,活得那么洒脱。这样的赵启平怎么可能会去承担一份同性之爱的重量?自己又怎么能让他这样--背负着众人的指指点点、流言诽语、恶意中伤,最后失去了潇洒的赵启平,还是赵启平吗?


所以自己,该像个大人一样。在赵启平要离开时,笑着祝福他;在赵启平离开后,也负起自己人生该负的责任:结婚、生子……..诸如此类的种种。


心理建设了那么久,终于,在赵启平拉着行李冷冷的看着他说要离开的时候,他还能露出笑容--很有礼貌的,饱含祝福的那种,他给自己的成熟懂事打了满分。


赵启平刚离开时,他常常在夜里啃蚀心痛,反覆忍下要拨电话给赵启平的冲动。他告诉自己,这是一份美好的爱情,最后还拥有一份美好的分手,没有互相怨怼伤害、哭闹揭疮疤那些尴尬的事,这样就够了,不是吗?然后,坐等天亮,把自己所有精力投入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中。


他以为自己会赚更的钱,站上世界的颠峰,可是他没有。他以为他会遇到一个女人,结婚生子,可是他也没有。赵启平离开后,他不只无法对哪段感情投入,他甚至无法再跟谁一起生活。他就这样默默的、汲汲营营的、庸庸碌碌的,过了十年。


直到再遇见赵启平,他才发现,自己所有的「以为」,都错了。那么,他对赵启平的「以为」,会不会也是错的?


他迫不及待的渴望再见到赵启平一次。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