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ore0626

爱情怎么会有沧桑(一)(谭赵现代)

***尝试一下爽快的走肾。


***这是一个关于平凡人的故事。所以私设赵启平是个一般优秀的骨科医生、谭宗明是个一般赚钱的小公司老板。




一、突然忘了我还在爱着你


送走了小包商,谭宗明阖上笔记型电脑,喝光已冷掉的咖啡,疲惫的往后一靠,闭上眼睛。


他内心不著边际的在思考:小包商是合作了很久,可以信任,但这次的报价高于以往,自己的利润已经很微薄了,是否该干脆放弃这次的生意呢….想着想着,他的心思又飘开了,他想着这家咖啡店的音乐,居然是第九交响曲啊。他想着让他认识这个音乐家的那个人。那个人,已经分开多久了?已经多久没见面了呢….


想着想着,他听到一个熟悉的、低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那是一个压低著声音在讲手机的声音。他听不清楚讲话的内容,但那个声线、那个语气……他想着,原来我这么想念那个人,想念到这个程度,把任何一点相似都错认了…..


疲倦让他的心思一直在另个世界浮浮沈沈,一下嘲笑自己自作多情、一下想着和那个人的点滴过往、一下想着等下回公司要开的会,直到听到身后那个声音浅浅的笑了一声,说,那就拜拜了,他才猛然惊醒。


站起身,想也没想,对着背对着他的人喊了一声:「赵启平!」


正在掛电话的赵启平听到这声呼喊,转过身来,圆圆的眼睛看到喊他的那个人,惊讶的略略放大,然后笑了:「是你啊,谭宗明。」


谭宗明看见那个笑容,似乎是真的开心的样子,一时有些发楞。两个人四目相对,眼神纠缠,没有人讲话。


多少岁月在这中间流过去了?十年了吗?有这么久了吗?那个人离开的那天,眼神冷漠,双唇紧闭。原来,原来他还是可以对我露出这样的笑容的…..谭宗明的心思又飘远了,飘飘荡荡,不知道是该继续和回忆纠结,还是该讲一句适当得体的话,来面对正站在眼前的人。


倒是赵启平,突然站直身子,看了他一眼,往咖啡店的后方走过去。


那一眼,包含了太多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谭宗明跟了上去。


赵启平带他到咖啡店的员工休息室,打开门,快速的把他拉了进去,又快速的锁上门。我们可以进来这里吗?他还在想着这些,冷不防,赵启平把他往墙上一推,自己就吻了下来。


很多年前,和赵启平激烈的接吻总会让他想起灵魂交缠这四个字。在之前之后,他都有过其他的对象,有男的有女的,可是他从没有从哪个吻中,找到一样的热烈、失神、缠绵。他曾以为这样的吻只能在回忆中反覆回味了,可如今、如今…..


他再也不能多想,整个人沈浸进去。没等到他满足,赵启平松开他,摸索拉开着他裤子的皮带和拉鍊,然后整个人滑下去。


「启平,別….」这个….不是他想要的。他扶上他的肩膀,想拉起他,但来不及了。


「啊….」握着肩膀的手忍不住缩紧,成了鼓励和需索。他感觉到下面的热度和速度都在上昇中。


他很快的投降了,投降在他口中。他看见赵启平站起来,拿着旁边的卫生纸。他有点慌乱,他想解释,解释说自己平常不是这样的,今天是太….,对,太累又刺激了。他想诉说,诉说自己十年来的思念,思念不是为了这个,是…真的爱他。


可是赵启平只挥挥手,说:「你先出去吧,我整理一下。」他看见赵启平把卫生纸丟开,他闷闷的,只能回到咖啡店,坐到赵启平刚刚的位子上。


赵启平出来的时候,已经整理好了。衣著整齐,笑容礼貌,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那种。他知道刚刚有什么东西从他和赵启平之间溜开了,是什么呢?


赵启平在他对面坐下,翘起脚很潇洒的,说:「谭总啊,好久不见了….嗯,最近还好吗?」


你怎不说初次见面你好?谭宗明心理默默吐嘈一句,但他不敢讲。他说,「启平,对不起,刚刚我不是…..不然,我…..」他明明有很多话想跟赵启平说,想问他过的好吗、想问他有没有结婚、想跟他说自己很想他,但…一开口在讲啥呢?他想掐死自己。


赵启平举起一只手打断他:「谭总,我等下还有事,就不跟你叙旧了。下次,下次再聊吧。」说完站起身,準备要走。


谭宗明拦下他:「启平、启平,我可以再找你吗?我要怎么跟你联络?我….」


赵启平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对他摇摇头,走了。


他懂赵启平的意思。是啊,在这个城市里,赵启平,一个有名有姓在市立医院服务的医生,他谭宗明想找怎么可能找不到?怎么可能花了十年的时间都找不到?他谭宗明,虽然不像赵启平那样是为人民服务,但好歹也开着一家掛牌上市的小公司,公司十几年来没有换过地址电话,赵启平如果有心想见他,又怎会见不著?


说来说去,想来想去,不过一句相见不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