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ore0626

我的小小朋友 中(楼诚 AU 短篇 死神出没预警)


第二天晚上,他照约定时间拜访那个叫明楼的小孩住的病房。出发前他决定今天不穿死神的衣服,他选了一套和明楼一样的燕尾服,替自己打上一个红色的领结,还悄悄在口袋里放上一小瓶自己调出的香水。他照照镜子,觉得很满意,自己今天完全不像个死神,看起来像个….像个小开似的。



他进了病房,明楼和昨天一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书。看到他明楼也不惊疑,乖巧的开口打招呼:「死神叔叔,你来啦。啊,你换衣服了呢。」



说完再多看他几眼,补上一句:「叔叔,你长的還挺好看的。」



被孩子这样坦率的称赞,他有些不好意思。他搔搔头说:「特別换了衣服想逗逗你,还是被你认出来了。」



因为你散发着一种永恒的少年气息,像春天勃勃滋生的杨柳;因为你挺直的背脊,就像是一道承诺会跟随我与我并肩的印记。但小小的明楼,饶是再聪明也解读不出这些埋在很久以后的生命里的讯息,他只是点点头说:「是啊,看到你进来我就知道是你了。」



接着继续说:「叔叔,我準备好了。我今天跟爸爸妈妈说了我好爱他们,也没有跟姐姐吵架。我还跟医生说了谢谢,希望明天他不要觉得我死了是他的错。」



他真的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奇,他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说:「告诉我,明楼,你不害怕吗?」



孩子想了很久,才开口:「我不想爸爸妈妈因为我死去伤心、我还有很多想看的书、想吃的东西、想去玩的地方,我还不想死。」他谨慎的、一字一句慢慢的说:「但如果,死掉是一件无法避免、无法逃开的事情,那么害怕也没有用。所以,我不会害怕,我只会很难过、很伤心、很遗憾。」



如果,死掉是一件无法避免、无法逃开的事情,那么害怕也没有用。他在心里面重复这句话,不知怎地,他好像看到一个画面:两个男人,无所畏惧的在黑暗幽长的道路上前行,那一前一后的姿态,似是互相保护又似是互相依偎。



他甩甩头,提醒一下自己该做的事。他从口袋拿出那瓶小香水,递给明楼:「我自己做的,送你。」



明楼打开瓶盖,浅浅吸了一口,皱起小小的眉头,说:「死神叔叔,你这香水呢,嗯…..前中后味是有做出来,就是余味变化不足太过单一了。该怎么形容?如果以画画来比喻,就是颜色和光线调的还不错,层次感稍微差了点。」



从来没有人点评、讨论过他的作品。他不服气的马上还击:「我就是想弱化空间、突出色彩。我啊,就是只想表达最主要的那个味道!」



明楼说:「叔叔,你不要看我年纪小以为我不懂香水不听我的,我们明家卖的香水可有名的呢。」虽然嘴巴这样说着,小孩还是仿佛珍惜似的,把那瓶小香水收进口袋。



不知怎的,那小心翼翼的动作有点触动他,他想像著一种被珍视被宠爱的感觉,陌生,渴求,却不是遥不可及。



「对了,叔叔,」小孩很快转移心思换了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摇摇头:「抱歉喔,死神是没有名字的…..如果你想,你可以叫我76号。」



明楼拒绝:「不要,76号,好难听。那,我帮你取一个名字好不好?」



小孩子总是会有些幻想朋友、会替身边的东西取取小名,往来人间久了,人类的行为他还是知道一些,他不介意这个:「好啊,那你可得帮我取个好听的名字。」



小孩想想,很果断的说:「那,我就叫你阿诚吧。好吗?阿诚?」



阿诚,他默唸了一下,是不难听…..。不是,这是重点吗?重点是我怎么一下从死神叔叔变成啥阿诚了,这地位怎么降得有点快? 



「…..……为什么我要叫阿诚?还有,你为什么没加上叔叔两个字?」他问。



「不知道,就觉得你很适合这个名字。」孩子狡黠的眨眨眼睛:「我看的书上说,死神是没有年龄的,说不定,你比我还小,要叫我大哥呢。」



算了算了,等过了彼岸,他们就再也不会见面了。大哥也好,阿诚也好,阿猫阿狗都好,又有什么差別呢?



是该做的事,是做了无数次的事--过了彼岸,就再也不见。但为什么,只有这一次,再也不会见面这个念头,让他这么想落泪?



起心动念,只一瞬间,眼泪真的掉出来了。


评论(1)

热度(31)